你的位置:主页 > 人文 >

“科技+人文”给戒毒带来哪些“神奇力量”

  记者 陈东升 通讯员 吴 攸

  今天下午,社会公众走进司法行政——“之江法声”2018年首场宣传活动暨“科学戒毒”专场活动在浙江省拱宸强制隔离戒毒所举办。

  走进浙江省拱宸强制隔离戒毒所,粉色、绿色、蓝色、橙色所代表的生理脱毒区、教育适应区、康复巩固区、回归指导区映入眼帘,这就是浙江“四四五”戒毒模式的“四区分离”。对这四个区域,戒毒所分别采取病房式、军营式、校园式、社区式四种管理方式。与之配套,所内设有戒毒医疗中心、心理矫治中心、康复训练中心、教育矫治中心和诊断评估中心五大专业中心。戒毒人员在不同阶段经过评估后方可在四区内流转。

  活动现场,司法部戒毒管理局局长曹学军,浙江省委政法委副书记、综治办主任刘树枝,浙江省司法厅党委书记、厅长马柏伟,省司法厅副厅长劳泓、浙江戒毒管理局局长陈玉海等共同启动浙江“四四五”戒毒模式综合标准化试点项目。戒毒也有“黑科技”

  在生理脱毒区的治疗中心,南京师范大学教授袁逖飞向记者介绍道,重复经颅磁刺激是一种绿色、安全的大脑刺激技术,通过电磁感应原理诱发出脉冲磁场,并利用磁场的安全性和对生物体的有效穿透性,可控而非侵入地刺激不同的大脑区域,直接调控脑功能,调节大脑可塑性,产生对脑区功能长时程的改变。

  浙江省十里坪强制隔离戒毒所的戒毒人员李明(化名),有4年的冰毒吸毒史,难以自行戒除,且伴有情绪不稳、脾气暴躁、记忆下降、敏感多疑等冰毒后遗症。接受重复经颅磁刺激戒毒治疗50天后,李明说自己已经对冰毒达到了无渴求状态,冰毒后遗症得到明显改善,特别是自控能力得到了提高。现在,他希望能进一步接受治疗,使疗效更持久。

  浙江司法行政戒毒系统引入的另一个“黑科技”是VR(虚拟现实)毒瘾评估矫治系统,在治疗室内,戒毒人员安静地坐在电脑前,头戴VR眼镜,尽管外界看不出他们观看的内容,但浙江省戒毒管理局戒毒科学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汪永光说,这套VR毒瘾评估矫治系统采用递进的方式播放VR影片,逐步降低成瘾者对毒品的依赖。

  陈想(化名)是一名戒毒人员,在进入浙江省良渚戒毒所前,他依赖海洛因和冰毒度过了7年。进入良渚戒毒所后,陈想参与了两期VR毒瘾评估矫治系统的治疗。在治疗过程中,他戴上VR眼镜,在记忆提取阶段观看短片,电脑采集他的心率数据,评估他对毒品的渴求程度。

  在厌恶治疗中,陈想看到包括幻觉、死亡,甚至有蛆从骨头爬过的画面。“这让我想起使用毒品时的种种恐惧和痛苦,激荡起我内心最深处的恐惧。我甚至想呕吐”。

  汪永光告诉记者,循序渐进地播放视频,能够加深戒毒人员对毒品的恐惧与厌恶,有助于他们真正地从心理上摆脱对毒品的依赖。

  2017年是浙江省司法行政戒毒系统“科学戒毒行动年”,脑功能康复引进了重复经颅磁刺激治疗技术,在已开展的千人次脑电治疗中,戒毒人员的毒品渴求度平均下降30%至70%;心理脱瘾研发了VR虚拟现实毒瘾评估矫治系统,已治疗1万多人次,平均心瘾治疗有效率达73.6%。亲情作用不可忽视

  戒毒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,每一名戒毒人员身后都有一个家庭,亲人对戒毒人员的关怀与引导,对巩固戒治的长期效果尤为重要。

  如何用家庭力量支持和巩固戒治的长期效果,成为浙江省司法行政戒毒系统面临的新考题。

  打造家庭治疗、家属学校、家庭回访的“三家”平台则是浙江省司法行政戒毒系统结合实际给出的答案。戒毒所开办家属学校,组织场所开放日、戒毒培训、亲情会餐、警民座谈、就业推介等交流活动,并通过QQ、微信平台搭建帮扶桥梁。针对戒毒人员家属关系恶化、抗复吸能力弱等问题,将家庭治疗应用于在所戒毒人员及其家属。推进家庭回访,采取电话、家访相结合的回访方式,联合禁毒部门、社区,重点掌握本省籍回归人员情况,形成场所、社会、家庭“三位一体”回归管控模式。

  张某因吸食冰毒被强制隔离戒毒两年时,未婚妻为他生下了可爱的女儿,才刚满周岁。

  未婚妻和女儿失去了依靠,受尽了亲朋和邻居的白眼,张某在温州市黄龙强制隔离戒毒所内对她们无限牵挂,由于多次戒毒失败,让张某对戒毒彻底失去了信心。

  张某所在大队的领导了解情况后,经所领导批准主动联系了张某的未婚妻,邀请她和女儿参加“家属学校”。在家属学校里,民警就张某在目前戒治中的表现与其未婚妻进行沟通,并向她介绍了关于戒毒的法规和政策,阐述了家庭帮教对戒治毒瘾的重要性。

  “为了我们的将来,你一定要努力戒毒,我和女儿在家等你回来。”当一家三口再次相聚时,未婚妻对张某说。

  女儿的一声“爸爸”让张某流下了忏悔的眼泪,也正是这一句“爸爸”坚定了张某戒毒的决心。